1. <tbody id="qb80y"><div id="qb80y"></div></tbody>

      2. <bdo id="qb80y"><dfn id="qb80y"></dfn></bdo>
          1. 歡迎訪問中國律法網!   
            免費熱線電話:4000-148-685
           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網絡紅包隱藏了哪些法律問題?
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律法網 時間:2016-05-23 16:35:28
            今年春節,搶、發紅包達到了瘋狂的地步。據相關部門統計,2016年春節期間,全國參與搶紅包的達到4億2千萬人。就是說,全國總人口中,有三分之一強的人參與了發紅包搶紅包的活動,紅包數字也達到了天文數字80億個。如果將七十歲以上的老人和十歲以下的兒童減去,差不多有50%的人參與了“發”和“搶”的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法律人,經過思考和研究,對紅包過程涉及的法律問題歸納總結如下:

              1、 是否涉及行賄受賄?

              微信中的紅包活動,目前控制在每個紅包不超過200元人民幣,但對紅包的個數和連續發放的次數則沒有限制。如果在一個由干部組成的“群”中(假定群中有十個人),官小的向官大的發紅包,每次每個紅包200元,總共發50次,50次下來了,每個人搶得的紅包理論上可達到10000元。雖然是娛樂活動,但由于是上下級關系,下級給上級發紅包可能有個人目的,存在“權錢交易”的可能。則,收受10000元就可能構成受賄罪,而發紅包的“小干部”,由于50次(每次2000元)總共發出了十萬元,也可能構成行賄罪的。因此,純屬娛樂活動、金額較少、沒有利害關系和其他目的的“紅包活動”無可厚非,但數額大了,又可能存在“權錢交易”的,就可能觸犯刑法。尤其是“定向紅包”,更可能存在權錢交易的目的。

              2、 是否要繳納個人所得稅

              搶紅包者的目的是娛樂,也有獲利的動機。有些“搶手”上班后標榜自己春節期間收獲如何之大,多的有千元,少的也有百元、數十元,當然有搶的,也有發的,搶得的也都可能發掉了。但也不排除有些“金蟾”們只進不出,將搶紅包變成“贏利”活動,這里就存在個人所得的問題了。據報道,深圳一名男士在大年除夕日收取紅包69478.31元,成為收紅包排行榜第一名。按照“個人所得稅法”規定,個人搶得的紅包應歸入個人“偶然所得”范圍,這一所得如果達到一定數額就應納稅,其所得稅率應是20%。因此,隨著紅包的越發盛行,稅務部門會關注這一塊“稅源”,或者說稅務部門如果與微信管理商相互配合,是會堵上這一稅收漏洞的。

              3、 沉淀資金及利息歸誰所有?

              按照現在的做法,搶紅包必須有銀行卡(必須是儲蓄卡而非信用卡)綁定才能取錢發包或者存入卡中。如果沒有綁定銀行卡,只能搶,搶到后暫存在微信支付機構,要想發紅包,只能用自己搶到的錢來發。就是說,綁定銀行卡的,可以從卡中拿錢發紅包,搶得的錢也可以存入卡中,沒有綁定銀行卡的,只能先搶一些錢存起來,然后根據搶得錢的多少決定發紅包的數額。

              這里存在兩個問題,一是沒有綁定銀行卡的,搶得的錢暫存在微信保管機構,這些錢無法取出來,只能用于發紅包,如果長期不發或者忘記了該款的存在,這錢及其利息屬于誰?二是綁定銀行卡的,如果沒有及時將搶得的錢存入卡中,這錢依然是保管機構賬戶里,這筆錢的本金和利息歸誰所有?如果想轉入自己的銀行卡中也不是立即存入的,入賬的周期可能有1-3天,這“途中”的利息歸誰所有?對這些問題,很多法律人士已有明確解釋,本人完全同意。

              歸納起來講,沉淀在保管機構的錢的所有權屬于手機用戶的,保管機構應當在一定期限內提醒用戶并負責以一定方式返還,既不提醒也不返還的,是侵權行為不當得利)。沉淀資金產生的利息以及“途中”產生的利息所有權也是手機用戶的,現在被保管機構非法占有,用戶有權要求其與本金一并返還。因此,有必要對這一現象制定相關法規,明確其所有權。同時從技術了層面進行設計,在沉淀資金達到一定時間即應自動三次提醒用戶取回或者消費,用戶既不取回也不使用的,作為“無主財產”收歸國家所有。

              4、 發紅包只能綁定儲蓄卡而不能綁定信用卡嗎?

              發紅包的微友們可能發現,只能綁定儲蓄卡才能進行紅包存取,信用卡無法綁定。許多微友們對這一做法不以為然,認為信用卡的錢是自己的,怎么使用是個人的事,國家和微信管理機構無權干涉,即使透支了,只要按時償還就行,何必人為設定障礙呢。許多人為了發紅包還得另辦一張儲蓄卡,極不情愿。對這一問題我是這樣看的:首先,信用卡是不能提現的,只能用于實體消費,如果允許信用卡綁定支付寶,再用于發紅包,等于認可了通過發紅包的方式提現。很多利用信用卡到POS機套現,提供套現服務(超過100萬元以上)并收取手續費的都構成“非法經營罪”;其次,信用卡是可以透支的,用透支來提現發紅包同樣是禁止的。因此,相關微信管理機構也是研究了法律才作出相關禁止的。

              紅包活動涉及的法律問題還有很多,如:搶紅包是否構成賭博行為?綁定銀行卡后信息泄露誰之責?只進不出者的行為性質?搶走“定向紅包”的行為性質認定等,有賴于學界人士深入研究,得出正確的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搶紅包活動從2014年流行以來,一直為民眾追捧,全國幾乎陷入了“紅包海洋”,說明這一事物有其存在的社會基礎和合理性。這是新生事物,涉及的法律問題需要專家們進行深入的研究。待理論上成熟后再制定相關規定對這一新生事物進行管理。只有未雨綢繆的前期研究,才能在后期的規制管理中游刃有余,這是所有制度出臺前必經的程序。
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會員服務 |聯系我們 |付款方式 |免責聲明 |服務理念 |資質證書 |使用幫助 |客戶熱線 |友情鏈接 |
            安徽快三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