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body id="qb80y"><div id="qb80y"></div></tbody>

      2. <bdo id="qb80y"><dfn id="qb80y"></dfn></bdo>
          1. 歡迎訪問中國律法網!   
            免費熱線電話:4000-148-685
           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男孩遭同寢欺凌 一怒之下連捅室友數刀
            來源:中國律法網 時間:2016-05-23 10:24:53
              校園暴力事件繼續上演。入學的第三天,他被指一腳將同學蹬出門外,隨后用刀連續刺向自己的同學。

              住院38天的同學被鑒定為輕傷二級,此后因傷休學半年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經學校調查,卻認為是因為這名被刺傷的同學經常欺負人,這是導致其被刺傷的原因之一。而且學校有校規:不允許大孩子欺負小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這起學校“欺凌”事件最終處理結果是:傷人者被行政拘留十日,罰款500元。其監護人和學校則分別對受傷同學的損失負70%和30%的賠償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寢室中同學鬧矛盾動刀

              羅浩和小林是同學關系,均為沈陽某學校的學生。

              按照羅浩的說法,2012年11月27日中午,小林在學校寢室內將回寢室的羅浩一腳蹬出門外,并揮刀將羅浩左上臂及左背部刺傷,經診斷為左上臂及左背部刀刺傷、導致失血性休克(代償期),急性肺血腫,住院治療38天。

              受傷后,羅浩休學半年。

              羅浩認為小林是未成年人,其法定代理人承擔由此造成的人身損害賠償等各項費用。學校疏于管理導致小林將兇器帶入校園內造成對羅浩的傷害后果,學校沒有盡到保護學生的安全義務,也應承擔相應賠償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羅浩隨即將小林、小林監護人及學校告上法庭,要求三方賠償醫療費等共計124700元。

              校方:受傷孩子總以大欺小

              這起生命權、健康權、身體權糾紛案件審理時,學校方對此事卻有另外一個版本說法:“小林當時到我們學校才三天,羅浩總欺負小林,回到寢室后,小林拿刀將羅浩扎傷。我們學校第一時間把羅浩送到了醫院進行治療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們學校有校規,不允許大孩子欺負小孩子。”校方表示,當時報案了,小林也觸犯了治安條例。當時小林用水果刀將羅浩扎傷的并非管制刀具。學校也不能搜身,水果刀也不能不讓帶。而且事情發生在中午,中午休息時間教練也不能看著。

              2015年3月7日,沈陽市公安局于洪分局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,查明兩人在學校內,因瑣事發生矛盾后,小林用刀將羅浩砍傷,羅浩的傷情經鑒定為輕傷二級。決定給予小林行政拘留10日,罰款500元的行政處罰,不予執行行政拘留。羅浩受傷共花費醫藥費16675.39元,鑒定費700元。小林的監護人墊付醫藥費10000元。

              小林監護人承擔70%責任

              原審法院認為:公民的生命、健康權受法律保護。

              小林持刀傷害羅浩致輕傷,小林作為侵權人應對羅浩因此產生的經濟損失承擔賠償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小林在案發時系在校學生,尚未年滿十八周歲,屬于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,小林的監護人應承擔賠償責任。小林作為侵權人直接致人輕傷,其監護人應承擔主要賠償責任,即賠償羅浩經濟損失的70%。

              原審法院判決:小林監護人賠償原告羅浩經濟損失5738.40元(22483.39元×70%-10000元);被告沈陽某學校賠償原告羅浩經濟損失6745元(22483.39元×30%);駁回原被告其它訴訟請求。

              宣判后,羅浩不服該判決,提起上訴,認為應予給付精神損害撫慰金,營養費偏低,學費等費用應由學校予以退還,學校應當對損害后果承擔全部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校方應承擔哪些責任?

              近期,全國發生多起類似的“校園欺凌”事件,這樣事件中,學校是否需要擔責?一旦造成相應后果,校方又有怎樣無法推卸的責任呢?

              法院認為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》第三十九條規定,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學習、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,學校或者其他教育機構未盡到教育、管理職責的,應當承擔責任。

              回到本案,羅浩與小林作為學校寄宿在校未成年學生,在監護人送到學校后,在學校的管轄范圍和在校時間內,對學生負有教育、管理、保護的責任,被告學校雖然有相應的管理條例,但仍有學生攜帶刀具入寢室,且因瑣事即持刀傷人,其相應的教育、管理及預防措施工作存在疏漏,未能根據未成年人的心理及生理特點,及全日制的學校生活作好教育管理工作,是本案傷害事件發生的原因之一,因此學校對羅浩提出的賠償應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,但非本案侵權的主因,應承擔次要的賠償責任,即賠償羅浩經濟損失的30%。

              近日,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:駁回上訴,維持原判。 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關于我們 |會員服務 |聯系我們 |付款方式 |免責聲明 |服務理念 |資質證書 |使用幫助 |客戶熱線 |友情鏈接 |
            安徽快三开奖直播